下一版 上一版
下一篇 2019-07-10
【太谷故事】大风歌———记曹建纯同志革命生涯

曹建纯口述 贾频整理


(上接2019年7月6日4版)

第二是连续派出侦察员,对黄卦及周边地区的敌人兵力部署情况做了详细的侦察,使我方在战前就对敌人的兵力分布、武器配备等了如指掌,做到心中有数,不打无准备之仗。

第三是对部队自身的武器装备,特别是弹药进行了充分的准备、补给,分区后勤部门很快就为全团调整配足了所需装备。

第四是对战术进行了慎重的研究,做了周密的安排。据侦察,黄卦敌军的主力作战部队部署在山上的阵地和碉堡群里,村子里驻扎的主要是一些非战斗性的机关和后勤单位。根据这个情况,部队决定从村东绕过村子去,直接攻击山上的敌人,由建纯率领一营担任正面主攻任务,三营由团作战参谋张芷同志和三营长杨光华带领,在一营发起攻击前迅速插入山上和村子中间,担任打援任务。其中特别对于敌军主阵地上的碉堡攻坚战做了具体的安排,三门迫击炮的位置(特别是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,使用迫击炮逼近碉堡,近距离平射碉堡的战术)、轰击方式及轻重机枪的火力交叉、火力支援等具体问题进行了落实。同时采纳战士们的意见,在手榴弹的弹体外裹上一层布,布里头包上辣椒面,一旦投进敌人的战壕或掩体里,就能呛得敌人睁不开眼睛。此外,还有战地的医疗救护、干粮、水及弹药的输送问题、担架队的组织、伤员的护送等都做了具体的安排。

这里值得一提的是,战前建纯还做了一项特别的安排:在部队的驻地———太谷县范村镇的下土河村定做了50多口上好的松木棺材。建纯说:“我不能让我们的战士牺牲以后连一口棺材都占不上,挖个大坑就地一埋,让活着的人心寒!”打仗的前一天夜里,3000多人的农民支前队伍跟随部队一起出发,他们把棺材抬到黄卦村外,整整齐齐地排列起来。61年以后,当老人家给我讲到这件事情的时候,仍然饱含深情地对我说:“一方面,我们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打仗么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另一方面,我们的战士也是上有父母,下有儿女,因此我们必须尽量减少部队的伤亡。”到了黄卦村外的一片空地上,建纯命令队伍集合起来,进行最后的战前动员。他跟我说:“战前动员我就说了一句话,我指着那第一口棺材对战士们说,同志们,大家都看见了吧,那口棺材就是我曹建纯的!谁也别和我抢!”老人家说到这里,老泪纵横,久久地泣不成声。我想,只有在那生死相依的烽火战场上,只有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人,才有可能产生出如此真挚的感情,也只有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,才能说出如此的豪言壮语啊!

1948年6月27日晚12时整,三颗红色信号弹呼啸着腾空而起———黄卦战斗正式打响了。

建纯率领一营突击队,直向敌人的外壕阵地扑了上去。敌人的主碉堡前是一台一台的梯田,梯田上一层一层地挖满了交通壕,阎匪军从睡梦中惊醒,进行了拼死的抵抗。

黄卦的阎匪守军属阎锡山的铁杆部队“九总队”,是由一帮土匪出身的亡命之徒组成的。山上的守军是“九总队”二团三营的九连,还有运输连和一个机炮连,共计一个营的兵力。防守部队是一个营,进攻部队也是一个营,再加上敌人居高临下,地形上占有绝对优势,这仗就很难打了。敌人依仗着有利的地形和交叉的火力,拼命地开火投弹,由于敌人在高处,所以手榴弹可以投得很远,而我军在下面,投弹打枪都受到很大的限制。建纯指挥部队,以班和战斗小组为单位,采用“三三制”战术轮番进攻,一阶一阶地争夺台地。突击部队冲在最前头,只要看见有火光的地方就猛打猛冲,很快就占领了敌人主阵地前的全部前沿阵地了。

三营插在山上和村子中间,主要任务就是打援阻击,建纯命令他们隐蔽潜伏在原地不要动,以免暴露。可是战斗打响几个钟头以后,还听不见村里的敌人有任何动静(村子里的敌人都是一些机关工作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,有的人连枪都没有。半夜里突然听到枪声大作,知道大事不妙,压根儿就没有打算到山上去增援他们的人,而是立马就丢下全部的家当装备作鸟兽散了。)三营长看看天快亮了,也不见有敌人的援兵到来,心想这不是白等了一个晚上吗?眼看着一营打得热火朝天,听枪声看来这“九总队”还真是有点儿韧劲儿呢,人都说“九总队”这块骨头不好啃,还真的是名不虚传,干脆,咱也上吧,快点把敌人干掉,要不然,天一亮,对部队可是非常不利呀。于是他也没有来得及请示,只是和团作战参谋简单地打了个招呼,就带领部队从另一侧冲上山去了。这个杨光华是个老同志,一说起打仗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主儿。他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,结果没料到一颗流弹打过来,正好击中了要害,当场就牺牲了。

(待续)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