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谷故事
  1. 历史记忆
  2. 民风民俗
  3. 轶事趣闻

历史记忆

主页 > 太谷故事 > 历史记忆

太谷商帮——步入鼎盛时期的太谷曹家

2018-01-23
阅读:811次

 晋商闯关东最著名的北洸村曹家,增设商号20座,在梨树北门形成曹氏商号一条街。太谷县城新增振源溥钱庄、汇恒通帐庄、锦泰丰西路皮货庄、乾元吉棉布庄;北洸村则增设德顺成药庄、豫生堂药庄等。嘉庆八年(1803),曹氏家族子嗣各立门户后,实行股份制改组,组成曹七合(后改六德公),专东公推曹士义经营全部曹氏商号。到道光年间,曹氏商业以东北朝阳地区和太谷为辐射点,迅速向四面八方扩展,曹家商号又新增30多座,新增的商号多为回报丰厚的典当、钱庄、帐庄、绸缎庄。在恰克图、库伦设锦泰亨分号,张家口设锦泉涌商号,曹家对俄蒙贸易进入大发展时期,设在太谷的锦霞明商号则专供俄蒙货物,主要营销在恰克图出口商品中占首位的茶叶,其次为绸缎、布、土产、糖等,所涉行业多达十几种。同时,曹家与日本商贸组织取得联系,转手经营日货。光绪后,曹氏生意达到极盛,国内除东北三省和山西外,在山东、浙江、河北、湖北的重要城市及上海、北京、天津设庄,生意遍及大江南北;外则在俄国和外蒙的伊尔库斯克、莫斯科、乌兰巴托以及德国柏林、英国伦敦设锦泰亨小号,日本、朝鲜设三晋川小号,曹家商号达640余座,从业人员3700余人,曹氏家族总资产1200余万两白银,堪称“晋商巨擘”。

曹家宅院(三多堂全景).JPG

 三多堂全景

 除旅蒙商和关东商有较大发展外,太谷商人在商业相对集中的号称“天下四聚”的京师、汉口、苏州、佛山,以及陕西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、湖南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广东、广西等省都有一定的势力。所经营的行业有账局、钱庄、典当、粮油、棉布、绸缎、盐业、茶叶、印染、烟行、药材、杂货、皮革、纸张等,商品种类繁多,获利颇丰。嘉庆末年,太谷商人开设的商号不仅遍及全国各重要城市、商埠、码头,延及边疆地区,而且深入到许多省的县城集镇,“东北至燕奉蒙俄,西达秦陇,南抵吴越川楚”(民国19年版《太谷县志》)。在国内、国外贸易中举足轻重的太谷商帮,把在外商号赚得的大批银两由全国各地源源不断运回太谷,或扩大经营,新开商号,获取更大利润;或置地买田,大兴土木,建起一座座规模宏大、富丽堂皇的住宅,过起奢侈豪华的生活;或捐纳官衔,光耀门庭;或藏入地窖,以备后用。

 乾隆盛世之后,经嘉庆、道光至咸丰,太谷商业继续发展。咸丰五年(1855),太谷又一次修志。知县章青选在“序言中说:“咸丰甲寅秋,余甫莅兹土,观夫商贾辐辏之区而民俗勤俭,士敦古处,农服先畴,不失唐魏遗风。……与二三贤达论行政先务,则称邑向以殷阜著……。”说明咸丰年间太谷仍然续写着乾隆盛世的辉煌。

 光绪年间,国家多灾多难,太谷商业也有所滑坡。但仍不失为富贾之区。知县赵冠卿于光绪八年(1882)写的《太谷县志》的序中说:“凤山象水之间向称殷富,今则稍逊矣,求其致此之由,而又鉴于前,此灾欠之困苦颠连,而豫为计,相与重农桑,务勤俭,豪华侈丽之习将有不能复染者,此又凡为司牧之责,而厚望于邦人者也。”

 民国19年(1930)。太谷商业实际已走上下坡路,但商业繁荣的余威尚存。时任太谷县长的安恭己在《太谷县志》序言中概括说:“至持筹握算,善亿屡中,讲信耐劳,尤为谷人特色。自有明迄清之中叶,商贾之迹,几遍行省,东北至燕、奉、蒙、俄,西达秦陇,南抵吴、越、川、楚,俨然操全省金融之牛耳。……讵有清咸同以还,国运日蹙,谷人之牵车牛远服贾于俄蒙地者损折大半。近年毒逾鸦片之药品接踵东来,致多数人之精神、资产胥消耗无形,此则都人士女所宜,引为深戒,而今后之官斯土者,尤当忧勤惕励,开民生之源,申逸欲之防者也。”又在“生业篇”论道:“太谷土地硗瘠,人民耕种外,惟恃经商。迩来商业远逊于前,闾阎生计日形艰窘。欲图补救,首在振兴实业。”另一位接替安恭己县长的仇曾祜,在民国19年(1930)的《太谷县志》序言中说“经商异域,讲信耐劳,足迹遍天下,执各大商界之牛耳,起家致数十万者,尤为谷人特色。故有明以迄有清中叶,谈三晋富庶之区者,无不于谷首屈一指。”


0